旧话重提 UFO

『TOWM 导读』UFO UFO 它似乎存在,但又不被理解。有人说见过它,又有人说它见不着。这三篇文章从不同的时空记载了它与我们的接触,至于是想要说明什么,读过以后敬请自便。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旁观者     下一篇

    1939年到1945年,是血雨腥风的6年,整个地球都被历史上最可怕的屠杀震撼着(死亡人数达5000多万)。在此期间,空军第一次成为决定因素,不仅决定着陆战和的胜负,而且决定着战争的进程,如进攻英国,盟军对德国的轰炸,日本以及后来美国空军在太平洋战线的胜利等,莫不如此。
  1944年,冲突各国总共拥有6万架飞机;而主要交战国英、美、苏、德、日每月生产飞机3百架.在5个交战大国的军队人数中,空军占35%.飞行员以其特殊的心理和身体素质、复杂的训练,以及武器特点,无可争辩地成为军队的王牌;而经常面对死亡,又训练出了他们超常的反应能力.因此,1939-1945年间空军飞行员提供的有关发现不明飞行物体的报告具有特殊的重要性.在这些情况下,任何观察失误都可以排除.参加第二次世界在战的飞机驾驶员不可能看错他们面前的敌机型号,因为,他们的生与死取决于能否快速和准确地发现敌机.
    在此类报告中,经常提到无法辩明的空中物体的活动,这对那些了解正在执行战斗任务的飞机发出的报告当是多么严肃而简洁的人来说,无疑是有说服力的.显然,报告中描述的两方面情况特别引起交战国参谋部的兴趣,这就是:有关飞行物体所达到的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它们尽管表现出"机敏的好奇心",但并不参与冲突,不进攻,特别是受到地球飞机攻击时也不还击.这种难以解释的表现,比采取公开敌对行动,更令各国军界担忧,因为,战争结束后,每个交战国都曾把这些奇怪的空中物体当成是敌人的秘密武器.大国之间相互猜疑,无法理解这些奇怪的空中不速之客的行动和操作方式的各国参谋部,对这种现象展开了认真的考察.早在1942-1943年间,英国、美国和德国都组成了由科学家、军事专家和王牌飞行员组成的研究小组,并配备了现代化的研究仪器和当时最好的飞机.
    正如飞行员所说,这种措施太及时了,因为,在一些王牌空军大队的飞行记录中,越来越频繁地提到了"不明空中现象".而这些歼击机、侦察机大队是由出色的飞行员和飞机组成的,指挥它们的是大名鼎鼎的驾驶员凯萨达、杜里特尔、施拉德、狄雷、贝格兰德或克斯特曼(盟军方面),以及诺沃尼、加兰德、戈洛布和冯·格拉夫(德军方面)指挥的.他们的飞行员在空中飞行时间在1000-6000小时之间,每天都在打残酷的硬仗,不可能被怀疑缺乏经验或胆量.但是,可以明显地看出,他们对自己遇到空中物体的奇特性能感到震惊…… 从战争档案中发现,同奇怪的空中物体有过"遭遇"的著名空军大队和中队有如下这些:
    皇家空军方面有英国611、616、415、122和125大队;自由法国阿尔萨斯374、346和341大队;捷克斯洛伐克311和68大队;波兰303大队;以及国际格拉斯戈602大队和孟买132大队.  德国空军方面有神鹰JG2、JG26、 JG52和JG53大队.美国空军方面有第8、第9军各飞行大队.许多这方面的报告引起了军事家和科学家的共同兴趣.
    1942年3月25日,英国皇家空军战略轰炸机大队的波兰籍击队员囫曼、索宾斯基奉命对德国城市埃森进行夜袭.任务完成后,他驾驶的飞机升到5000米高空,飞机飞出了德国领空.正当索宾斯基和他的伙伴伞松了一口气时,后机关炮炮手突然发出警报说,他们的飞机正被一个不明物体跟踪."是夜空猎手吗?"驾驶员问,他心里想的是危险的德国空军驱逐机."不,机长先生!"炮手回答,"它不像是一驾飞机!没有清晰的轮廓,并特别明亮!"不一会儿,机上的人员都发现了那个奇怪的物体.它闪着美丽的桔黄色光.于是,跟任何处在敌国上空的有经验驾驶员一样,索宾斯基机长当即作出反应,"我想,这大概是德国人制造出的什么新玩意儿,于是下令炮手开火."但是,使全体机组人员感到惊愕的是,那只陌生的"飞船"尽管离轰炸机只有将近150米,又被大量炮弹击中,但并不还击,而且显出不在乎的样子.炮手们谅惶失措,只好停止射击.那个奇怪的物体就这样静静地伴着轰炸机飞行了一刻钟(此间机上人员的神经紧张到了极点),然后突然升高,以难以置信的速度从波兰飞行员的眼前消失了.
    1942年3月14日17时35分,德国空军设在挪威巴纳克秘密基地突然进入紧急状态,因为雷达上显示出一个陌生空中物体正在飞行.基地最优秀的飞行员,工程师费舍驾驶一驾M-109G型飞机起飞,并成功地在3500米高空截住了该物体.这位德国飞行员后来在报告中写道:"陌生的飞船仅乎是金属造的,形状如一架机身长100米   宽15米的飞机.前端可以看见一种天线一样的装置.尽管没有机翼也看不风发动机,这艘飞船在飞行中能完全保持水平.我跟踪它几分钟,然后,它突然升高,以闪电般的速度消失了."费舍上尉截住它的打算失败了.基地雷达站再没有找到它的影子.尽管这位德国上尉是造诣很高的军事专家,但他承认自己鉴别不出这艘飞船.他深感谅叹的是,它的速度非常快,只有机身没有机翼却操作异常灵活,而且不倚仗自己的优势把费舍上尉的飞机击落.
返回

上一篇     与 UFO 接触的人    下一篇

    曾参加UFO研究的飞行员麦尔.诺尔做过如下叙述:
    这是1953年底到1954年初的事情。无论我还是我在航校的学友都没有直接参与朝鲜战争,因为我们都还在学习。毕业后,我们被编入美国西部空军基地的飞行大队。不久,指挥部挑迁出3名飞行员,我是其中之一。我人被告知将去完成保卫国家安全的任务,他们解释说,该任务与UFO有关。我们还被告知,任务执行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属绝密。我们连续看了几个小时从军用飞机上拍摄下来的影片,在银幕上我们见到了几百个UFO。绝大部分方献都来自政府档案部门,个别的是从平民手中没收来的。我们的F-86A喷气机上的武器被拆掉,换上了照相机和电影摄影机。我们开始以密集编队形式在各种大气条件下在落基山脉上空(爱达荷州和犹他州之间)飞行,高度在1.25万米左右。
    一天,在我们的侧面出现了16个不明飞行物。它们组成清晰的编队,以和我们一样的速度朝前飞行。我们清清楚楚地看见,每个飞行物周围都有像霓虹灯灯光一样的辉光包围着。随后,这些飞行物打乱了编队,分成了4组,每组4架。1分钟后他们又变幻了队型,而且改变了航向。那种改变航向的方式是我们的教科书中认为绝对不可能的。突然,这些飞行物在以4800千米/小时高速飞行状态下突然停止,接着又突然加速重新起动。这些飞行物直径有45米—54米,厚度有6米—9米……当我们再次与之相遇时,我们听到了让我们调整无线电联络机频率的地面命令。当调出信号时,耳边响起了一些不熟悉的声音,这些声音在回答什么人的问题,虽然我们谁也没有发问。当我们降落地面这后,上校告诉我们,问题是他提的。但他说:“我不是用声音而是用思维提出问题。”
    他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们相信上帝吗?”大家都听到了回答:“我们相信宇宙的全能力量。你们应该知道,共存在着1500亿个外星世界。”对第二个问题“你们是谁,你们从哪里来?”他们的回答:“我们飞行大队的成员来自你们称之为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和土星的星球。”上校警告我们说:“你说可以对人讲,说见到了UFO,但无线电对话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对于突然发生的事我们没有思想和心理准备,当时的想法只有一个:无论躲到什么地方去,只要不再参加这种高机密的任务就行。我们领了镇静药,并不再参加这类专题任务。两个月以后,上校打电话给我,邀我到他家去。在他家里我见到另外两名飞行员。上校显得焦急不安,不停地在屋里踱来踱去。后来他终于开口了:“上次的无线电通话并不是第一次,所谓第一次那只是对于你们而言,因为你们成了这次通话的见证人。”接着,他向我们讲述了一些他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当然,他所讲述的还不及知道事情的1/10,但已足以使我们目瞪口呆了。
    上校第一次与外星飞船的飞行员对话是在某次飞行中,外星人通知他说,打算和他在一个UFO的舱内会面,会见在亚利桑纳州凤凰城郊外29千米处的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山谷里举行。这个飞碟直径有45米,立在3根支架上。在上校走进飞碟之前,外星人给他一只金属圆环放在齐腹的高度,使他不受到围绕飞碟外面的力场伤害。在飞碟内,外星人向上校介绍了一名“老师”。上校向这名“老师”提出问题,如他们为什么到地球来,未来将会发生什么情况等等。上校告诉我们:“他们回答说,这个星球只算是个临时星球,从某种程度上讲,是有严重情况需要解决时的一个转运地。这个外星人还力图使我们相信改换体貌是确实可行的。”“随后那位‘老师’说道,我们正面临着一个新时代,但这个时代彻底让人们了解将会是在临近2000年时。新时代到来的前奏将会有无数的政治突变事件,甚至会有宗教和社会的革命。按照‘老师’的说法,地球人身上发出一种异常的阴幅射。‘地球的世界太实利主义,这个世界不再以精神生活为目的,你们的孩子是唯一的希望,但他们从4岁起就受各种偏见、不信任、相互仇视和个人主义的影响。我们在孩子满3个月时就开始培养他们,到15岁时,他们都已是心灵感应的专家了’。”
    1957年我回到康涅狄格州老家,两个月后收到了上校的电报。他当时在怀特.普林斯空军基地。他用电报将他的电话号码通知了我,我即刻拨通了电话。他邀我和他见面,说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我赶去的时,上校的神情激动异常,但又很满足。“我已决定”他说道:“决定跟他们走!”“您不觉得可怕吧?”我问道:“恰恰相反,我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等待这一时刻的来临就像孩子盼望着圣诞老人的到来。”从这次会见起我每天都给他打电话,当我第27天给他打电话时,有人告诉我:“上校正在大西洋上空执行任务。”我等了几个小时再次拨通电话,有人告诉我上校失踪了,正在寻找他的下落。第二天一早,我再次拨通电话,听到的回答是:“没有任何踪迹,既找不到他,也见不到他的飞机。我们正在结束搜寻。”
    麦尔.诺尔试图将所知的情况报告美国当局,但没有成功。随后由于“不守纪律”而被解除空军军役。其后,诺尔将全部情况告诉了德国《奥秘》杂志。“我希望我个人经历再次证明外星世界的存在,证明外星智能居民的存在。再一点大家应该知道,美国空军方面尽管反复强调外星世界不过是幻想产物,但他们自己却始终在收集与外星世界有关的一切信息。”消息在《奥秘》发表以后不久,麦尔.诺尔也随之失踪了。要么他也发生了同他那位上校同事一样的事情,要么是由于多嘴多舌出了糟糕的事。
返回

上一篇     UFO 观摩

    在美国密歇根州金罗斯空军基地上空,一架F-89C全天候歼击机的驾驶员威尔逊中尉与UFO有过一次近距离遭遇,结果是这架飞机失踪。北美大陆防空委员会长宫本杰明.契德鲁将军说:“我们有大量关于飞碟的消息,我们非常认真地对待此类事件,因为我们失去了很多想要逼近UFO的飞机和飞行员。”1953年8月21日,一名空军飞行员用16毫米胶片记录下一架UFO飞过美国拉皮德城(南达科他州)附近上空的情景。1953年8月23日,莫尔兹比港(巴布亚新几内亚),新几内亚民航总局副局长汤姆.杰瑞在妻子儿女在场的情况下借助于望远镜在8毫米胶片上拍摄下一架UFO的飞行过程:一个长形物体至少以超音速喷握歼击机5倍的速度飞行。胶片上清楚地显示出飞行物本身有及它所拖带的“清晰的蒸汽线。”94帧胶片通过民航管理局交给美国空军。9个月后胶片交还给主人,有不明飞行物的镜头被全部剪掉。
    1953年5月21日一架遇难的不明飞行物正在亚利桑纳州接受美国空军一个专家小组的研究。20年后,当时的一名研究人员向NICAP(美国大气现象研究委员会)提供了下列口述:
    我叫弗里茨.维尔纳。我肯定地说,1953年5月21日我接受派遣在亚利桑纳州金曼市郊协助调查过一架失事的不明飞行物。该飞行行由类似铝的某种不知名的金属制成,它有50厘米埋入沙中,外部没有明显的结构性损伤,该物体呈椭形,直径9米左右,舱门垂直朝下打已研究过该飞行物的内部状况。这名队员说,他见到一个椭圆形座舱,两个钦性座椅,许多仪器和仪表。飞行物旁边张开了布,下面躺着一具飞行员的尸体。飞行员身高120厘米,面孔呈深褐色,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两个鼻孔,一张小圆嘴,他身空银色金属衣服,戴一顶同样材质的帽子,但没有头盔。
    除了上述的简短文件外,福勒还在给NICAP的报告中提供了一些具体细节:
    “……出事的飞行物上面有两个亮斑。亮斑非常耀眼,以至无法看清亮斑周围的表面情况。飞行物呈椭圆状,直径约9米,整个物体像是两个对扣在一起的盘子,两个朝外凸起的表面一面为底一面为顶(椭圆短径约6米)……”;“飞行物由于光泽银色金属制成。碟子‘边缘’部分的金属颜色发暗,构成了一个环箍。沿环箍似乎可以见到缝隙。弯成弧状的舱由导轨固定于机身。我们见到时门垂直朝下,门打开着……这一装置并不是踏板。”;“大家回到大客车上以后,空军上校命令大家发誓对今天在这里见到的一切不要对外声张。”
    最近6年(1947年月1月—1952年12月)间,据美国的飞碟问题研究资料,全球各地至少发生过16起UFO坠毁事件。美国记录到13起(新墨古哥州、亚利桑纳州、内华达州......),还有一起在挪威,两起在墨西哥。发现过65具外星人尸体并擒获1名飞行员。该飞行员于1952年年中在空军研究中心死于一种不知名的疾病。5年间所有搜集到的有关与该种生物(D.布隆克博士称之为“EBE”,即非地球生物体)有关的全部消息记载于机密文件“黄皮书”中。对上述飞员施行的生命维护系统其基础是叶绿素(D.布隆克是生物物理学家、神经生理学家,属    “Majastic-12”小组。1949年—1953年间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长,1952—1962年间任美国国家科学院院长)。
    同一消息来源还记述说,在1953年这一年还发现了10架失事的UFO和26具尸骸,并找到4名幸存的外星人。一架失事(被击落?)的UFO是在爱德华空军基地附近被发现的。它有碟状的外形,直径约30米,沿圆圆分布的舷窗由于高温烧约而变得发黑。UFO的碎片和飞行员的遗骸极严格的保密措施下被运到空军基地。据目击者提供,同一年曾有一架不大的UFO被运到莱特.帕特森空军基地(美国俄亥俄州)。该飞行物约10名长,7米高。在飞行物的下半部分(由像是抛光铝一样的材料制成)有一个椭圆形的舱门。舱内的双座椅上发现了一名习行员的尸体身高约1.2来,身穿金属连裤服。
    1953年8月26日,美国空军司令部发布了秘密的AIR NO.200-2条例。根据这一条例,对UFO的研究由3个主要部门负责即五角大空军调查部、莱特.帕特森空军基地的空军科研中主和在各空军基地都没有代表的第4062科研供应大队。试图从这些机构获得有关UFO的信息和研究UFO有关的指令是被严格禁止的,甚至对空军的高级军官也是如此。指示规定,凡有可能是UFO残片、部件的物品,能反映飞碟飞行状况的照片原件,甚至雷达屏幕照片,都必须立即送交空军科研中心。
    有消息说,1953年天文学家曾发现宇宙中有一些大的物体在向地球方向移动。起初认为这是一些小行星,但过了一段时间搞清楚了,这是一些宇宙飞船。到达地球后这些飞船占据了赤道上空很高的轨道。到达地球后这些飞船占据了赤道上空很高的轨道。美国国家安全部按照杜鲁门总统的命令于1952年采取了一个方案(1954年时取名为“西格玛”方案)对外星人之间的勾通网进行了破译。1952年截获了与外星人对话的装置而制订了一个新方案“普拉顿”,这一措施很快便取得了结果。同年夏天,英国天文学家观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现象—在月球的“危机海”上架起了一座巨大无比的桥梁。
    美国军事部门继续使用装备了专用仪器的军器的军用飞机对UFO进行有目的的跟踪研究。自1952年秋天起研究工作大规模展开。当时专门研究UFO的航空技术调查中心设在莱特.帕特森空军基地,负责人是美国空军前侦察部副长官威廉.哈兰德将军。他很信服用仪器对UFO进行跟踪的方法,因此在很短时间内便在空军基地的观察塔、雷达站和部分歼击截击机上配备了补充设备。这些设备包括有声光学仪器、磁力计和放射性指示计。双镜头专用摄影机不仅可以拍摄有光物体,而且可以确定其具体的光谱。这样在分析照片时就可以将UFO与恒星、行星、小行星及飞行尾部的紫色火焰等光源区分开来了,面电影摄影机则记录下雷达屏幕上一切异常的现象。
返回